上海一夜
发布时间:2018-12-25 04 来源: 四川新闻 浏览量:23

夜寒霜重,身子骨受凉小恙。

凌晨四点半,饿得睡不着,起来上食堂去赠饭去,为何说赠呢?因为没带饭卡!

于是乎我抱定这伟大的志向和怀着高昂的热情直奔饭堂,心想能赠就赠,赠不着就他妈老老实实的签字,反正老板心也黑,你黑我黑大家黑,黑黑更健康,凭什么只许你州官拿白天剩下的残羹冷炙忽悠我们这些劳苦功高的夜班人民群众,就不许我们这些拥有着崇高理想和伟大抱负的百姓吃完饭不打卡忽悠你?哼哼,别忘了我是个伟大的人!

果然,打饭的那老头眼神不太好使,(妈的,白天还有个漂亮小阿姨在这儿的,晚上就成个糟老头子了,我不得不感叹为啥白天和晚上这人的差距为啥就这么大呢!又一想,也对,只要是稍有点姿色的,大晚上哪有时间出来晃。咳咳,这不是重点,重点我也不会打括号!)不要管括号里的内容,反正是让我钻了个空子,心里正得意之时,打眼一瞥瞧见一位长得正合我意的不知是少妇还是妹子的女子,瓜子儿脸上生了一双大大的灵慧的明亮的忽闪忽闪的双眼,双眼之上是双眼皮儿,往下是挺直的琼鼻,俏皮而性感的双唇,外加一头长而乌黑的头发,心里正意淫呢,这要是我老婆多好,整天就是吊活儿不干光在家坐着也养眼呐,我这刚美么滋滋儿的想呢,猛听闻我那意淫中的小老婆嗷唠一句上海话蹦出来,可把我吓一哆嗦,接着便是狗屎一样的可悲的现实挤进了巧克力一样甜美的梦中,心里那个郁闷呐,就象你这儿正坐在那升空的热气球上,正感叹大地的壮阔俊美与性感呢,人一男的穿着个高跟鞋拿臭脚丫子一脚给你踹进了大地性感的烂泥坑里,还来了个亲密接吻,真他娘的恶心!

此也并非我成心恶心上海娘们儿,主要是我认为不论长得多好看的女人只要一沾上了上海人那种为人处事处处计算的小气和那种狗眼看人低的傲气或者不作不死的烂俗的娇里娇气就他娘的有点说不出的堵心!——这一个短短的长句,你要是能一口气读完也就差不多能理解我的那个相当不美丽的心情了。

虽然我可能有一点点的小偏激,但是更多的是我来上海这段日子上海人给我的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的印象和影响!

但我时常觉得我是个正直的人,正直的人是不会一竹竿打死一船鸦子的,所以上海人中也有两个值得我佩服的人,主要的一个是玩文字的韩寒,次要的一个是赛车的韩寒,也不要再去给我列举那些个谁谁谁,某某某,反正我薄学多猜,谁也不知道,就知道一个韩寒,但也仅限于略对他的文字有所了解和对他的赛车有所耳闻,至于其人品或其他例如养了几个小三或者有没有做变性手术就不得而知了,虽然后来他又做了导演,但是我去看了那叫《后会无期》的电影,只是觉得电影必竟不是文字和赛车。

于是这一夜过得好慢啊,不说了,手指头疼,手机上刨字真心不爽(电脑上打也不怎么快!嘿嘿),找个小角落迷会儿去,六点五十起来还得接班撅着屁股干活儿去……

完了,耶!

二0一六.三月十一.凌晨五点四十五

Copyright © {{ copyright_time}}   www.yccpsy.com    版权所有   

本站采用创作共用版权协议, 要求署名、非商业用途和相同方式共享. 转载本站内容必须也遵循“署名-非商业用途-相同方式共享”的创作共用协议.